• 目录

  • 设置

  • 书页

反派皆男神:病娇老公,要抱抱 第 5 章 出门

第 5 章 出门

作家:月商商 更新:2018-12-27 09:07:23 字数:2035

梁冉冉的眼睛在她休息一晚上之后就恢复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免得自己在别墅迷了路,梁冉冉还是装了两天瞎来熟悉别墅环境。

每天就让小霞扶着她到处走,努力记住各个房间的作用。

别墅一共三层外加一个天窗阁楼和楼顶花园。

一楼主要是会客用的,三楼是休闲健身用的,阁楼她没去,听说是锁着的。

二楼房间最多,而且是她活动的主要区域,必须记住。

二楼有她的卧室和老头子的卧室。

两个卧室紧挨着,还有一道隐形门连通,不过那门是锁着的。

就梁冉冉猜测,绝对是梁苒苒自己都没办法面对那七老八十,头发花白,牙齿掉光的老头子干脆把门锁了。

不过现在老头不在,据说是出国谈生意去了。

七老八十了还要出门谈生意,也真是够敬业的,嗯……好像也有点小可怜。

远在重洋彼岸的盛檀非狠狠打了个喷嚏。

二楼除了她的卧室和老头子的卧室外,还有很多功能型的房间。

办公室:属于老头子私人领地,不经允许不能进。

书房:公共区域,是她房间的两倍大,里面的书数都数不清,简直就是个图书馆。

茶室:休闲时光,可以自己泡茶,也可以找专人泡茶,当然也有咖啡,以及鸡尾酒什么的。

瑜伽室:可以找私人教练上门服务。

衣帽间:里面挂着一排排的衣服,如果不是这些衣服都是国际大牌,她都要怀疑这是某个商场在打折促销。

鞋柜:叫鞋柜,其实是个房间,里面堆满了高跟鞋,运动鞋,长筒靴,短筒靴,居然还是按照四季分门别类摆放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她听说过的和没听说过的房间。

梁冉冉强烈怀疑自己住的不是家而是某个大型商场。

果然,有钱人的生活不是她能想象的。

所幸常用的几个房间不多,只用了一天半她就记住了——路痴的人连记房间都要比别人艰难。

“靳泽明。”

梁冉冉来到一楼的检查室,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长相斯文,笑点低的无良医生。

无良医生看到她过来,露出了自认为迷人的微笑:“你的眼睛能看到了?”

怎么办,好想笑,一想到梁冉冉每天闭着眼睛让小霞带她逛房子的样子,他就想笑。

她肯定是摔傻了,否则她绝对不会让小霞这个大路痴带自己到处乱逛。

“比你看的清楚。”梁冉冉每次看到他笑就郁闷——不就是迷了路吗,有那么好笑?

玫瑰园修成迷宫,不迷路才怪。

“找我有事吗?”

“你不是说我眼睛好了,你就带我出门?”

“我说过吗?”靳泽明一脸懵逼。

“说过,绝对说过。”梁冉冉肯定的说。

“好好好,我说过,所以呢?”

“我现在要出门,立刻马上就出去。”

她等不及了。

早上看到小霞看视频她才知道,昨天她已经火化出殡,妈妈在墓地哭晕了好几次,现在还在医院住院,看到妈妈这样她的心都要碎了。

她不能再坐视不理,放任妈妈不管,她现在必须去她身边,哪怕只是跟她说一句话,哪怕只是安慰一声节哀顺变也好,总之她不能再这样什么都不做了。

至于这件事是否符合梁苒苒的行为逻辑,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可能她的严肃感染了靳泽明,靳泽明难得正色的问:“你出去做什么?”

“我……我在家里待得烦了,出去逛逛不可以啊?”梁冉冉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能信口胡诌。

“可以。”

“我又不是囚犯,连出去逛逛的权利都没……可以?”梁冉冉惊喜的问。

她没听错吧,靳泽明同意了?

她还以为自己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这么容易他就同意了。

“可以,我带你出去,你想去哪?”

真的可以?她想去医院看妈妈。

梁冉冉的话硬生生的哽在了喉咙里,她现在是梁苒苒,不是梁冉冉,不能正大光明的去看妈妈。

如果说去医院检查身体又不合适,这满屋子的仪器设备比医院里的也不差,她现在说去医院,靳泽明肯定会反驳她。

梁冉冉眼睛转了转:“我想去逛商场。”

“逛商场?”靳泽明挑眉。

“怎么了?夏季上新,女人的衣柜里永远缺一身衣服,逛商场不可以吗?”梁冉冉义正言辞的说。

这话还真有点梁苒苒的风范。

靳泽明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盛檀非好像没有限制她逛商场,他点头:“可以,那走吧。”

“等等,我不能这样出门。”梁冉冉跑楼上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特意换了一双跑步鞋——等会到了商场她就找机会开溜。

“你……就这样出门?”

长发扎成马尾,小脸不施粉黛,脑袋上还刻意扣了个太阳帽,肩膀上扛着网球拍,配套的运动衫,运动裙,运动鞋,露着白花花的手臂和笔直的大长腿。

这哪是梁苒苒,这简直是个正在上高中青春正貌的小妹妹啊。

“这样怎么了?你能看出来我是梁苒苒吗?”梁冉冉昂头挺胸骄傲的问。

别说,还真看不出来。

梁苒苒才不穿这样的衣服出门——她夏天都不出门,怕晒黑。

靳泽明更怀疑了,这特么真是梁苒苒?别是个假的吧。

“大隐隐于市,放心吧,现在媒体都等着抓我,他们绝对想不到我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出门,到时候我就可以……”梁冉冉嘿然一笑:“大摇大摆,大买特买。”

……这败家倒是很像梁苒苒。

靳泽明上了车,见梁冉冉始终抱着网球拍不撒手有点奇怪:“我们去商场又不是打网球,你带着网球拍干什么,不嫌累赘?”

梁冉冉抚摸着网球拍,一脸神秘微笑,跟看自己亲儿子似的那么亲切,笑着说:“有妙用。”

装嫩就装嫩,还妙用,网球拍除了能打网球还有什么妙用?

靳泽明敢发誓,发毒誓。

如果他能提前知道所谓的“妙用”是什么意思的话,他绝对不会让梁冉冉带着网球拍到处乱走。

不,他绝对不会带着梁冉冉出门。

  • 书架

  • 打赏

  • 投票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