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页

宠后之路,娘娘又在爬墙头 第 5 章 望月

第 5 章 望月

作家:沈云词 更新:2019-01-20 00:00:00 字数:2171

“栀儿记得此事就好,反倒是朕考虑不周让栀儿在王府受到了冷落,栀儿可想要什么补偿?”

皇上眯着眼温柔的对沈栀笑着道:“这金银财宝肖王府也向来不缺,要不朕派几个宫婢过去伺候你得了,宫婢都是受过调教的,绝对比那些王府的下人让栀儿满意。”

沈栀皱了皱眉,眯眯眼果然都是怪物。

这种馊主意,她哪里会满意了。

“姑父,姑父的美意栀儿心领了,但栀儿更想要些金银财宝来花花,栀儿嫁入肖王府只能领肖王府的月钱。王爷根本不喜欢栀儿就讨不来赏赐。到时候栀儿就给穷死了。有了钱什么丫鬟买不来,您也是知道的,栀儿就喜欢有钱能好好潇洒潇洒。”沈栀吸了吸鼻子用袖口擦了擦。

皇后有些恼怒的颦蹙了眉头,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凤座的把手:“栀儿怎么越发的不懂事了,你皇帝姑父怕你在王府受人欺负特意派人保护你。”

沈栀委屈的瞅了皇后一眼撅起了嘴:“栀儿也知道姑父的好,只是王爷何其聪明,怎么会察觉不到皇上的用意。”

皇后正欲要说什么,皇上将皇后拦了。

若不是沈栀这句话,倒真让皇帝大意了。

这种事情急不得,如今沈栀刚刚入府就接连派去皇宫的人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既然是栀儿说的那就照办。”

“去取一万两黄金送入肖王府,作为朕给王妃填一点嫁妆。”

“再送一尊碧玉醒狮给肖王,说是朕的新婚贺礼。”

碧玉醒狮,这可是上次番邦进贡的,皇帝喜欢的不得了。如此好东西皇帝真舍得?

皇帝的贴身太监福庸虽说有些不解但也弓身领旨。

随后又转身对沈栀:“皇上对王妃真是疼爱的紧。”

“那可不,栀儿是朕的心头肉,不疼她疼谁呀。”皇帝笑的很是开心。

皇后虽然知道皇帝说这话只是做做样子,但还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中失去了神采。

沈栀虽然脸上还挂着泪,但是已经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

虽说一万两黄金对于皇家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非常可观的一笔收入,一万两黄金等于十万两白银。

自己摇身一边成了一个小富婆。

“本宫本想跟栀儿唠些家常,但是想着肖王爷也该等急了,栀儿就快些过去了吧。如今你已作为人妇,以后在肖王府可不要太使性子。你皇帝姑父可以对你抱有厚望啊。”

皇后回到了最初温婉高雅的笑容。

沈栀连忙点头行礼退下,拿了好处就跑真是再好不过。

她一路加快脚步来到御花园却并没有看到肖遇的影子,问了巡逻的侍卫之后才知道肖遇并根本没有来御花园而是直接出宫回府。

好歹也是个合作关系,居然完全就没想过要等她。

沈栀咬牙闷哼一声,敢怒不敢言。

“沈姐姐。”

正在沈栀纠结如何回去又无银两傍身时,一辆素雅的马车在她旁边停了下来。

沈栀朝着声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秀美的女子在马车上掀开帘子探出了头,那女子大约十五六岁年纪,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举手投足间尽是俏媚。

车上的女子撑着伞跑下车将伞举过了沈栀的头顶。

“果真是沈姐姐。”

看着眼前的女子,沈栀有些发愣,迟迟呆在原地没有出声。

她似乎看出来了沈栀的疑惑,有些睁大了眼睛:“沈姐姐我们之前在宫宴上一起玩过的,陈望月,你还记得么?”说着用手遮住自己的额头,笑着道:“这样呢?这样能记得么,当初我这里有刘海。”

看着她的动作,沈栀故意张大了嘴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月妹妹,有些日子没见了,一时间真没想起来。不知叫住我有什么事。”

“之前一直在舅母家养病,现在才回京。”

“刚陪完太后出来,不曾想竟然见到了沈姐姐,沈姐姐这是要回府么,没见到沈姐姐的马车要我送你回去吧。”

陈望月眉毛撇着,看着沈栀有些出神。

以前,她好像从来没喊过月妹妹,一直喊的陈家丫头来着。

沈栀看看这炎热的天气,这种时候何必要跟自己为难。

陈望月挨着沈栀坐了下来,不似刚才大家闺秀的模样,直接将沈栀揽在怀里:“沈姐姐,真的太久不见了,现在月儿回来了,以后就可以常常找沈姐姐玩。最近还特意练了踢花球,下次我们再比比好么,我一定能超过沈姐姐。”

沈栀只是个外来人,对于陈望月和原主的故事一概不知,只是瞧这样子应该很是亲密,只能印着头皮点点头。

见沈栀答应,陈望月才笑着的靠在沈栀肩头说道:“暮语,去国舅府。”

“唉,等下”沈栀连忙打断对话。

“去肖王府。”

说完此话,马车内迎来了短暂的沉默。

陈望月没有了刚才的欢乐,垂着眸子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只听见她用细小的声音说道:“以后,不会痴心妄想了。”

见沈栀看着她,望月又立马咽了下口水,不知所措的慌乱道:“沈姐姐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的。”

沈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和肖遇只是明面上的关系,两人也并没有什么感情。

只好摆摆手,抿嘴微笑道:“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

陈望月将这句话默念着,陷入了许久的沉思。

一路上陈望月都靠在沈栀肩上,直到快要到王府时她才蓦然的抬起头。

“姐姐,你已经是肖王妃了,月儿自然不敢再对王爷有什么奢求。”

她有些为难的抿了抿嘴:“当初父亲期许着有朝一日我能成为王妃,如今没戏了父亲定是又要想着法的给我张罗婚事了,月儿一点都不想嫁给不喜欢的人。”

沈栀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好,这里是古代,爱情这种事情若是乡间小戶倒是可以期许期许。

但若是官宦女子,很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只能轻叹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这种事情我也帮不上你,你也只能尽力争取了。”

“姐姐,不说这些了。王府到了,趁着还不算太晚赶紧给肖老夫人请个安吧。月儿就先告辞了。”

陈望月扫去了脸上的阴霾帮沈栀掀开了帘子,暮语扶着沈栀下了车。

说到“请安”沈栀恍了下神,她居然忘记还有给老夫人请安这么一说。

等回过神后,才朝着陈望月点头:“今日有劳妹妹了。”

  • 书架

  • 打赏

  • 投票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