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设置

  • 书页

傅少的替嫁新娘 第 2 章 二爷,我疼

第 2 章 二爷,我疼

作家:情深深七七七 更新:2021-04-01 09:51:15 字数:2085

她的手稚嫩柔软,像是有股神奇的魔力般,所到之处,都像是在撩拨点火。

傅寒沉莫名的周身燃起一股燥热。

明明已经厌恶至极,明明已经愤怒到极点,可他竟然一点都不抗拒。

这种感觉让他想起昨天夜里,那个格外香甜而又莫名熟悉的女人……

“住手!”他烦躁的捏了捏眉心,想要喝止这一切。

岳弯弯哪里肯住手,一边扯着男人的衣服,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扣,嘟囔着道:“别闹,咱们还没办正经事呢!”

说着就要拿出手机拍照,还没拍两张,男人已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办正事”三个字狠狠刺激了他。

“女人,你就这么迫不了待跟别的男人办正事?”傅寒沉已经怒到极点:“很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到底什么才是办正事!”

“???”岳弯弯迷迷瞪瞪突然被腾空抱起,一下子慌了神:“该死的,放开我!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鬼,天知道她只是想简单拍照照片罢了!

而就当傅寒沉抬腿迈步准备出去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二爷,您要办什么正事?让我们……”

两个保镖正尽职尽责的准备帮忙,突然看到眼前劲爆的一幕,所有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

两人咽了口唾沫,尴尬道:“二爷,那啥,这我们就不给您帮忙了!”

两人刚准备退出去,突然又想到什么,立即惶恐道:“二爷,您注意形象啊,这可是您的未来嫂子哎!”

“滚-出-去!”傅寒沉深吸一口气,怒吼道。

声音气吐山河、势如破竹,简直有湮灭宇宙之势。

这声霸气的怒吼也同样震慑到了岳弯弯,只是一番折腾颠簸,本就醉酒的她胃里极为难受。

“呕……”

顿时,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散播开来。

傅寒沉身形微顿,额头上顿时青筋暴涨:“女人,想死是不是?嗯?”

凤眸里的怒火再也挡不住,他放下怀里的小人儿,一把握着她的衣领,像老鹰拧小鸡似的,直接把人扔进卫生间隔间里。

“给我在里面好好反省!”怒斥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关门声如期而至。

傅寒沉望着自己被女孩呕吐蹂躏的衣衫,脸色铁青一片。

他克制的深吸一口气,理好衣衫,抬起长腿,正准备离开,忽然又听到隔间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呼……呼……呼……”

打开门一看,傅寒沉彻底奔溃。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在卫生间睡着了,小小的身子趴在马桶上,嘴里还流着哈喇子……

很好,这就是老头子和大哥设下计谋给他千挑万选的好老婆!

傅寒沉拧眉,几乎咬牙切齿:“把这个女人给我带回老宅!”

———

傅家老宅。

岳弯弯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

瑟瑟的打了个喷嚏,她从地上爬起来正准备看谁这么缺德。

环顾周围一遭,顿时惊恐至极。

傅……傅宅大厅!

她明明在酒吧,怎么会出现她未婚夫家!

准确来说是她双胞胎姐姐岳晚晚的未婚夫。

一年前,傅家秘密为嫡长子傅寒深选妻。

父亲不知道从哪儿得知消息,第一个冲上去。

走了狗屎运,傅老爷子虽没看中父亲小三生的女儿,却仅凭一张照片相中了被寄养在乡下的姐姐,就这样,姐姐被父亲从乡下接了回来。

而就在一个月前,姐姐给远在国外的她发了封替嫁邮件后离奇失踪,她只得连夜回国冒名顶替,就连父亲也隐瞒在内。

虽然自己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可性格却天壤之别,要不是为了找到姐姐,她也不会回国跟傅氏玩角色扮演。

谁都知道傅家有一尊杀伐无性的活阎王——傅氏次子傅寒沉,帝都让人闻风丧胆的商业帝王。

相传惹恼他的人,死状都异常惨烈。

要是让他知道有人混淆傅氏的新娘人选……

更可怖的是,就在昨晚自己顶着他大哥未婚妻的假身份被他睡了……

岳弯弯不由得背脊一阵发凉,至少目前她不打算得罪这尊阎王爷。

趁现在没人在,赶紧溜回家。

只还没迈开半步,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冷森的声音。

“醒了?”

明明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岳弯弯却吓得腿都软了。

怯怯的转过身,只见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交叠着双腿,姿势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那一双阴鸷的寒凤眸,正冷冷凝视着她。

这不正是活阎王本尊吗?

难道是他把自己从酒吧带回来的?

岳弯弯心中暗道糟糕,赶紧装傻卖萌笑起来:“傅家二……二叔好!”

“二叔?谁是你二叔?”

傅寒沉眯了眯眸子,目光森冷:“岳晚晚,喝酒喝傻了,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嗯?”

顶着傅氏未来少奶奶的身份,去酒吧喝酒厮混不说,还在卫生间对男人上下其手,更是随便就要跟男人“办正事”,胆子大得很呢!

岳弯弯:???

他比自己年长十岁,不叫叔,难道是?

她狐疑的试探道:“那叫您二……二弟?”

傅寒沉脸色瞬间铁青:“!!!”

岳弯弯泪崩,就知道这个活阎王在给她下套!

连忙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眼泪汪汪的求饶:“二爷,我错了,我不该去酒吧喝,酒喝的烂醉如泥,给傅家丢脸了!”

傅寒沉冷哼一声,眸光依旧阴鸷:“只有喝酒这么简单?怎么…忘了对我做过什么事了?”

岳弯弯心底一惊,这……这他难道知道那一晚发生的事了?!

慌乱之间,男人已经迈着大步走来,微眯的寒眸气势凌人。

岳弯弯方寸打乱,满脑子都是一天前的那个晚上,他强势凶狠的掠夺,自己在他面前,不过雨打的浮萍!

她脚步虚浮,连连后退,可男人修长的手指已狠狠钳住女孩白玉般的下巴。

“哼,现在知道怕了?”

骨头连着皮肉都透着一股酸疼,岳弯弯禁不住哭出声:“二爷,我疼!”

疼?

好熟悉的一句话!

傅寒沉心弦微震,那夜的女人也是这样说话,甚至还伴着周身的热意。

而眼前的女孩,肤凉如水,面色苍白……

他敛眸,不想再追究酒吧里的种种,冷声开口:“把衣服脱了,湿了自己都没感觉?”

  • 书架

  • 打赏

  • 投票

  • 评论